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108yue.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重庆铜梁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2019-12-19 09:1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本期推出重庆铜梁诗群6人:王应兰、王晓婧、张凤鸣、刘银、袁厚华、燃烟自敬。

王应兰的诗

王应兰

王应兰,女,70后,重庆市铜梁区人,教师,重庆市作协会员。创作的诗歌、散文散见于报刊。出版诗集《柔软的时光》《梅花瘦,冬天饱满》。

◎乡村公路

那条公路初见泥坯
它有缓慢的一生
足够耐心
村庄一直待在原地

当我看见隔壁李二爷的时候
百感交集
对这条路的迟到多年
有冬天一样的微词
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摆手
稻子该结穗时
雨都阻挡不了

这条路
让村庄继续活下去
充满幸福

◎这个冬日

这个冬日
一天比一天寒冷
我总是眼花
面前模糊不清

于是我的耳朵开始敏锐
我只能靠它
去贴着地面
像忠实的狗一样
时刻保持警惕
时刻准备狂吠
就像那次踩在一株刺上
发出的那声尖叫

风吹过来
刀尖一样锋利
当夕阳坠落山涧
可以微笑可以流血
牙齿和骨骼都是武器
疼痛时蹲在树影的反面

◎离别

电梯的门开了
担架床匆匆推进
白色的被单上印着“肿瘤科”
爸,我们回家
他俯下身柔声地说
似在呼唤一个新生的婴儿

急促的呼吸中一声微弱的回应
有许多离别
都来得如此仓促

◎羊的叫声

楼下对面是一家酒店
冬天羊肉汤锅大卖
一些羊关在圈里
一些羊正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一些羊被剥了皮倒挂
死亡呈现出不同的仪式

暂时活着的羊
眼里满是泪水
血淋淋的叫声
比风还轻

我天天听着这声音
脚下长出一大丛青草

◎我喜欢那些小小的寂静

那是我生命的开始
没有末端
如同一次匆匆的布景
而你在中间
像光
穿过火
那些小小的寂静
仿佛一小团阴影
已经消逝
却一直奔流
掀起风暴
我们终于站在
那个薄暮时分的村落
省略了所有的点头致意

 

王晓婧的诗

王晓婧

王晓婧,女,80后,中学语文教师,热爱文学和朗诵,曾出版诗集《桂花的心事》。

◎红


朱砂也没有的红
从指缝漫出
直达天际

光红了
空气红了
浮躁的经线纬线
全都红了

奔突,奔突,奔突
时间在战栗
在这片红的战役里
它的心跳也加速

针和线在颤抖
红色的跑道有短暂的窒息
发令枪有些怯场
天外响起匆促的脚步

红是生长
红是跳舞
红是新生
红是结束

◎黄

未曾与你商量
就武断地打开 粗暴地撕裂
在这场红色的风暴里
我们相见,相拥,互勉

黄是什么样的黄
蓝又是什么样的蓝
色彩的硝烟越来越浓
深秋的湖面变得形式主义
拎不动一片和平的紫外线

今日风向:东南
茵陈在敲门
赶黄草在路上
我在一场中药的漩涡里
持诵经文

◎蓝

我曾经热爱过很多种颜色
赤橙黄绿青蓝紫
是阳光的溺爱
娇宠了我的博爱和任性
而今,我却深恶痛绝又万般无奈地
深深地依赖着她——蓝
她用满满的“善意”
刺激着我的眼泪和恐惧
再狠狠地塞给我望眼欲穿和期待无比
而我,只能苟延残喘地
如履薄冰地
奴仆般
匍匐于你——蓝光的脚下
渴求,希冀

◎笑

一片树叶
就拎来了一个秋天
一面湖水
就收藏了一段华年
一缕光线
就打败了整片天空的阴霾
一丝浅笑
就强壮了季节的心田

极弱小的
往往也就极强大

◎观

不能拒绝
一些细小的事物
在我身上反复针灸
吃五谷杂粮
谁不是带病之身
停止疼痛
也许是出于对穴位的尊重
静默
也不代表没有发声

 

张凤鸣的诗

张凤鸣

张凤鸣,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铜梁区十届政协委员,铜梁区作协副主席。坚持读书,喜欢种花,偶尔码字,有散文诗歌见诸报端。希望在柴米油盐的烟火俗事里,通过行走与读书完成内心的静修,间或有诗意的发现。让自我所谓的沉淀、感悟、激赏、品鉴,诉诸文字后让人看着不头痛,看罢不后悔,足矣。

◎也是冬天,也是春天

阳光到达地球需要整整八分钟
北方的云遇到南方的云
树巅一动不动
两粒尘埃于人间团聚
树根一动不动

野风穿过林地
诸多消息在树丛中颤栗
枝丫上的鸟儿
亮着与生俱来的嗓子
毫不修饰

我说,给你看样东西
你笑,两本旧书
已如念完经文的草地
等时间宽恕

昼夜在新旧之间徘徊
万树千花
可以有千万种来处
唯留,一个归途

在天光下沉睡
野菊花仍黄,木芙蓉无香
好消息是你梦里的美好
与我见到的一样

◎慧光寺的银杏叶黄了

两棵树,一地叶
没有遮挡
青绿的叶子略显倦意时
总会彻底变黄

阳光被枝叶筛过
温和而节制
赤脚撒野的我
脸颊的红与银杏叶一般灿烂
仿佛世界上最好的胭脂
全部涂在了我的脸上

看一片一片叶落
仿佛亲手撕掉一页一页的日历
今年的落叶再不会爬上枝头了
所有人讨要的风景
已如期还回来
落花啼鸟,日暖云散
唯时光深处
高挂着金色光环

◎安 居

走过迎龙门,引凤门
我想着关门,掌灯
城门吱呀一声
果然比院门厚重多了
影壁,院墙
静默如迷

扔掉寂寞的鞋
小脚感受来自地心的微凉
鸟儿的翅膀
暮色中,淡化了飞翔的愿望

庭院深浅拿捏得恰到好处
街巷留有余地
门多,窗户也多
可以顺手摸到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少了
清一色的船
清一色的灯笼
被窗格子框进了旧时光

风在瓦隙间带笛游走
仅仅一株丁香
破败的院子
便有了朝气和盼头
老屋顶下宜弹古琴的
体恤牛仔与裙裾飘飘
不会彼此打扰
也不会彼此吓一跳

揭掉一匹屋顶的瓦
放最多的阳光和星光进来
翻转的瓦呢
两边微卷
正好盛放肉眼看不见的
坚硬,与柔软

◎在板桥故居吹秋风

主人不在
我拉着风一起
率性地
登堂入室

不见丛兰
瓦檐下的修竹显瘦
池塘 石头 都瘦了——
中国梧桐飘一片叶
轻轻巧巧就遮住了某些棱角
和某些风化的痕迹

青蛙笑言我来晚了
板桥最后周济的几两春风
全给了自作主张飞翔的柳絮

这真不要紧,真的
我内心有着诡秘而盛大的欢喜——
捡拾几钱秋意
好过揣摩有几多后来者
在此地涂山水,画竹子
提的是否 毛笔

穿过一间又一间老屋
它们都是板桥的邻居
此时也一同聆听
或远或近的
船鸣
车流滚滚

许多人,无记忆
许多字,不认识
四方天井窄小 空旷
迎来送往仅此:聊避风雨

◎乞巧

农历七月初七的蛛网很密
疏漏的花香
散装的鸟语
火烧眉毛的生活
都被牛郎挑着一双儿女打包带走了

真要谢谢永不老去的织女
一年一年,盛妆接纳诸多人间的疲乏艰辛
爱与无力在同时生长
织女总是相信
生活与灵魂的重量
到达太阳与月亮睡觉的地方时
没有短斤少两

而我,准备住进一棵树里
不去辨识书本上各种身份的人
都揣了多少心思
我要等最后的星辉,最早的露珠
我要与人间烟火
保持最舒适的距离

 

刘银的诗

刘银

刘银,80后,自由职业,偶有作品发表于报刊杂志,偶有作品入选各种选刊选本,偶有作品获得各类征文等级奖。

◎麦积山

你看
那些佛像
像麦子
长在石头之上

似乎
他们要我们明白
只要心怀慈悲
连一向冷冰冰的石头也会
长成麦子

那一刻,过路的风柔暖多了
像一个小孩牵引着我
在这莽莽苍苍之中
每一个意念都是喂养别人的麦子
每一个人都希望像麦穗一样
紧攥着过路的风
像梳理无所欲求的羽毛
终将光明梳理成
麦芒

◎雾锁千秋

这里没有流年
没有渡口
只有雾锁千秋

今夕何夕
不必追问,不必探究
这里没有爱恨没有情仇
也不必指点江山
因为它忽隐忽现忽去忽留
也不必告诉我
何为人间
何为天上
何必苦苦逼人间与天上走散
这里风数不清昨年今日
这里杯酒点不醒聚散离愁
只有白练依旧横江
而仙女呵,擦肩而过的衣袂飘飘
吴带正当风
而雾正浓留恋正浓
只有欸乃的摇橹之声
醒了客舟

离去吧,雾,迟迟不散
离去吧,该留的总留在千秋

◎那些月亮,陪我一起赶路

很难认清月亮的公式
它忽隐忽现,忽去忽留
她仅仅只需我
抬抬头

只需我,在异乡
把佝偻的身子也抬抬
把天涯与海角的归宿放在星空
放在那些日夜兼程的赶路上

赶路——回家
就像那悄无声息的月亮
悄无声息的赶路
悄无声息的变圆

也悄无声息的呐喊
——独在异乡为异客
不,我并不孤独
因那些月亮,陪我一起赶路

◎雪山风雅颂

从一部《诗经》里走来
回到闽南,回到永春的雪山之上
关心粮食与蔬菜,关心自然
在暮鼓晨钟里熟读人世之温暖
在一场日落与日出间
彼此初见,却又彼此熟稔
我知道:我们的内心都紧攥一颗太阳
我们的心声都在诉说挥之不去的——爱
爱瑰丽的自然,爱乐不思蜀的当下
爱且听风吟看雪爬上雪山岩
而我们耕田畴,读诗书
一个人慢慢踱回自然,归于自然
长成璀璨樱花里的一瓣花
长成百亩枫叶里的一叶枫红
或长成峡谷里跳而不悔的瀑布
一跳就吟哦出“飞流直下三千尺”
而我只是鱼游浅底的鱼儿
只是迎候多时的观音
以宝瓶装扮自我,以莲花救赎他人
以天人合一的梦觅寻周公
在破茧成蝶的那一刻呵
我躺在雪山之上
用风雅颂晾晒身体
随自然的芬芳而历久弥芳

◎巧遇一阵雅雨

在厚山房
我躲雨的姿势很美
像油画里的女子
眸子里全是埋伏的茶园
这雨,我要细细啜饮

幸福,则像那些屋檐
脆亮的表达着自我欢喜
这里,雨很抒情
就像那一垄垄的茶
水还没沸,茶香便练习奔跑了

而我哪里也不着急去
仅静静的等待落日、炊烟
以及你荷锄的姿势里
挂着的十二分笑意——
幸福的命名,由茶一笔挥就

一笔挥就的还有
这堵墙,这间民宿
以及驱赶了块垒的天空
艺术家的发须
长在雅雨挥毫的泼墨山水里

 

袁厚华的诗

袁厚华

袁厚华,农民,铜梁区人。诗歌爱好者,铜梁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万寿桥的往事

我离开的那年
万寿桥只有一座
桥面上拥挤的足音,分不清
哪些向东,哪些向西
钻过桥墩的拖驳船
对着我叫了一声

我离开的那年
万寿桥年轻力壮
一肩挑起东西两岸
东边是麦田,麦苗不高
正好掩住田埂上的谈情说爱
西边是油菜田,油菜花的乳房刚好发育
被蜜蜂轻轻一碰
便嫁给了蜜蜂

去年回家
万寿桥有了两座
新桥上洒满新的阳光
一辆路过的轿车,对着我
也叫了一声

从早晨到午后
旧桥上曲着一只猫,望着
旧桥头老麻柳树下,一位垂钓的老人
不知道他钓起了旧万寿桥
哪一段往事

◎足音

摔开缰绳
让心里奔跑的那匹马慢下来
我才能低下头去
数完万寿桥东的那些石板

坐在冻僵的石阶上
一条乡下的土狗坐在我的影子里
这么安静的坐着
就能听见青石板凹槽里盛满的足音

那些足音啊
每一滴都裹满油盐
使劲的搬开来
每一滴都包满了黄连
一排一排地
密密麻麻地
涌向生存的尽头

忍住剧痛
我要撕开我的胸腔
把这些过时的足音一粒不剩的包起来
在新建的万寿桥通车的时候
硬塞进每一辆过往的汽车
让轰鸣的发动机把这些声音
吼给
少不更事的明天

◎莲胜村,本该见异思迁

二零一七
铜梁大庙要挥霍三百六十五个日子
在磨盘滩下五百米处
操办一场盛大的喜事

从华兴到司马桥,小安溪两岸
送去十万亩欢呼
任你铺张

小安溪举起一条河的千年陈酿
祝贺老实巴交的莲胜村
休了万寿桥
另娶新欢

喜新厌旧有何不好
莲胜村
本该见异思迁

◎我不相信万寿桥会死

今晚的夜色
和我赤脚跑回家
见父亲最后一面那个晚上
是一样的
月光比水银还重

沿着万寿桥头的石级,向下
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下
我把自己
走进一张又一张发黄的过往

我看见父亲从桥上走过去
他肩上的扁担,嘎吱一声
万寿桥的腮帮就鼓一下
我看见邻居大婶从桥上走过去
她背篼里的日子
比背篼的蔑眼还密

蔬菜,水果,鸡鸭和东山的竹木
一拨跟着一拨
从桥这头走过去
满脚的血泡

洋碱,羊油,洋布和洋火
从桥那头走过来
那根洋钉
至今
还钉在心头

今夜
从桥上,我必须再走一回
我把影子丢进小安溪河里,找
那几个涉水过桥淹死的野鬼

桥那头
挖掘机挖了一个很大的坑
月光已经铺好了一块裹尸布
我站着,不动
和一株老麻柳树对视
它和我一样
不相信
万寿桥会死

◎我站在万寿桥东边的石级上

我站在万寿桥东边的石级上
月亮站在西边的桥板上
月亮看着我
我望着桥

抓一把乡井土
小安溪从桥下弯过去
小安溪挤进长江就把家乡讲给长江
小安溪涌入大海就把家乡唱给大海
小安溪走了很远很远就把故乡带了很远很远

万寿桥依然留在那儿
吱嘎吱嘎地
一头挑着河西的炊烟
一头挑着河东的油盐

站在万寿桥东的石级上
披一块夜色
裹住我的背叛

 

燃烟自敬的诗

燃烟自敬

燃烟自敬,供职于重庆市铜梁区某文化单位,写公文和诗文,在两者之间寻求生活的平衡。

◎薄刀岭

大雾弥漫,路在脚下浮现
从早晨抽出一绺一绺的人间

谢谢你们,青冈,柏树,葛藤,蕨草
刚用露水洗了脸,就平静地推开了深渊

没有风来,没有鸟叫
世界多么安静啊,亮出了刀刃的青光

但我不只是在刀刃上走
想起薄刀岭是人取的名字,便有了宽慰

我不过是在比喻上走
踩着某个人的想法在走

这样的路有看不见的风景,吉凶悔吝
都有人类的心思托底

大雾推着早晨后退
你看,我不断被更多的内容簇拥

◎在中山古镇桥头

四面山中四面山,我失去了方位感
遂想起这是大娄山北翼的余脉
大娄山起飞,不会抛下地球

重获安稳,我站在了中山古镇桥头
青山相对,水落秋深
流水淙淙而来,刮擦着老街的倒影

如民间小唱婉转在视觉里
如奔波了千万年的人仍在青春前期
如它的名字,笋溪——

它越走越低,任性得胸怀坦荡
把基岩斫削成巉岩,让石壁风骨峥嵘
又消弭那绽放的生命

充满了快感它跑过了桥洞
却流而不逝,不断从群山深处涌出
向顾盼之处推送清纯的刀子

这是它唯一的故事,向下,拉平,抹去
任身边的朝代起落,如石子,如泡沫
落向它的名字,喂养它的锋口

我承受着它的汹涌,要脱身
只有把河流与河床分开,把泅水的乱石
与孤绝分开,把我和我的意识分开

◎遇 见

仿佛天风海涛中的鼓浪屿
海推开了陆地,与规训的生活离题

你的姿影里有条幼兽,黑发拂面
低眉转身,黑纱裙迷离,黑帮靴坚定
一座让语言迷路的小森林

你独行,黑色的针织衫缀满
白色的圆如星辰,风景在你周围宁静
宁静于你闪现的可知与不可知

遇见你,遇见了创造力
仿佛鼓浪屿,在我的诗中升起

◎海天之间

枕着大海绕过来的臂弯
厦门在夜色中渐渐入睡,鼻息如微澜
海天之间,宁静打开了大厦之门
里面是光影铺陈的蜃景,灿然,却更深邃

飘着一瓶啤酒的香气,我走了进去
像走进一个人的梦,觉得自己
是好的、善的,身边之物充满了意味
以梦的愿望生成梦境

肉身在减轻,在溶解,仿佛空气
飘然于海风,流动到了一号线跨海大桥
两条明亮的虚线在左右并辔而行
十里长堤和杏林大桥在自己的名字上奔跑

而车辆则在奔跑上奔跑,像在恍惚感中
急于摆脱悬空,急于向两岸落脚
此时,那些深邃,那涌动的涛声,在努力
抓紧大地,又是多么真实,真实如我的思绪

◎删去的诗

一首半途而废的诗,最终删去的诗
留下了空白
 
当你回想,甚至决意重写
它已经生长,又深又宽
冰一样涣然为海洋
落笔为字像月光洒在水面上
 
斑驳迷离中游走,又被轻轻荡开
再次让你碰壁的一切,怎么可能是海水
但每一滴都有比礁石锋利的牙齿
 
曾经稳定如岛屿的,在位移,在跑焦
就像永不停歇的时间渴望从时间中获释
 
最终删去的诗,留下了大海
留下了大海装不下的空白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